顾星朗一怔。bwshuwu.com

    旋即笑开。冷且嘲,看得人心慌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阮雪音垂在裙纱上的指尖颤了颤。

    “说来讽刺。她昨晚刚对我说,愿意往前看,你今夜就来假设。你们是约好的”

    实有些受不住。这番夺人声势,这句临场告知。

    所以今日纪晚苓殿上发难,是为这个

    “那你还在等什么。”嘴有些木,她勉强回。

    “我昨夜回了挽澜殿。”他一字一顿,“合宫皆知,涤砚也来传过话了,你还要怎样”

    阮雪音也一怔,旋即抬眼,直视他,

    “不要怎样。这个世代,从来不是我们要怎样就怎样。我们要一世一人,男子却生来被允许三妻四妾。我不过和喜欢的人朝夕相伴,却要背负骂名,与一群根本不认识的人斗尽心思。”

    越说越快,不该,不智。她强行缓了语速,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。我连与人交际都不喜欢,更不要说那些卑劣的尔虞我诈。我之所以还在这里,在这个世间最锦绣的牢笼最高明的骗局里呆着,不过是信了你的白首之诺。我已经信了,我只是,”

    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对长久和恒定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对人心如一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对浩瀚汹涌的天家传统、君王常性,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唯一能放信心的只有时间。而时间改变任何人,任何事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不信。他没说错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活着,”仿佛听懂了她没出口的下文,顾星朗凝眸,“太累了。你什么都不相信,根本无法与人共同生活。”

    你又何尝不是呢。阮雪音蓦然想。坐上了这个位置,哪里还能相信什么。

&

章节目录

青川旧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念繁华一念灰只为原作者梁语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语澄并收藏青川旧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