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怕根本就从前朝传进来的。ghshuwu.com出采露殿,阮雪音细思量。

    白君详知此事,已是有人作梗。他如愿生怒,那人又将消息顺理成章带至霁都。先于臣工间传递,哄抬前朝气氛,小事化大;再往宫闱内播撒,星星之火,与前朝相和渐成燎原之势。

    到顾星朗回来,蓄势已足,时刻待发。

    单论正义性、合理性——

    以纪晚苓为代表的这群人,包括纪桓,甚至可能包括顾淳月,都是在明的。且他们并不是针对她,更不是针对顾星朗,完全是为国为朝局,所谓忠义。

    如果清晏亭中纪晚苓那番说辞就是全部。

    而正义性与合理性之外的人,如果有,他们的目标是谁,是自己,还是顾星朗,这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弄清楚谁在出手,从而判断目的,确定目的,才计得出釜底抽薪之法。

    所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策略,都得釜底抽薪。

    今晚顾星朗若依然不回折雪殿,她便得去挽澜殿一趟。以他审慎周全,此期间前朝后庭暗涌,段惜润大半个月两次往来家书,他纵是远在天边,不可能全不知情。

    很可能是没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顾星朗当晚却回来了。

    刚入亥时,阮雪音收拾停当,正要出发往挽澜殿。满庭灯色摇曳,仿佛守岁夜的烛光长明至今。顾星朗从灯色之外踏进来,霁月清风,眉间疲乏不掩星眸璀璨,

    “深更半夜的,”他一笑,大步迈过来,“这是望夫不得要去逮人了啊。”

    此人尤爱开玩笑的情形只分两种格外放松,和格外紧绷。日子愈长,她对他各项特征把握越准。

    显然,眼下是后者。

    “亥时方至,”阮雪音煞有介事看一眼天边弦月,“哪里就深更半夜了。”她上前半步,挽他左臂往殿内行。

    顾星

章节目录

青川旧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念繁华一念灰只为原作者梁语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语澄并收藏青川旧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