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夫人平日就会制干花,我们以为保存也是这个意思。hrshuwu.com不成想用的是完全不同于往日的技法,加了好些我们不认识的药剂,连续换了一个月的冰块,日日看护打理,费了好大一番功夫,原来——”

    她看向另一名婢,眼中欣喜异常:“保存下来的竟是鲜花状态。甚至比盛开之时还要莹白剔透。”

    的确惊艳。顾星朗对花植的兴趣仅限于欣赏,但这确实是迄今为止他看过最美的一朵。

    另一名不知名字的婢点头道:“是呢。当时夫人还说,挽澜殿里没有昙花,若真能保存下来,要送去给君上看。”

    阮雪音顿时头大,心想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?强定了心神仔细一回忆,好像还真的说过。那天他们在寝殿聊了四姝斩,共进了晚膳,傍晚散了步,夜里收到来自广储第四司的八个大箱,最后还听说顾星朗没有留宿采露殿。

    是啊,可能彼时不只他疯了,她也疯了,所以才会生平头一次不为观星而熬夜,终于待得昙花开了,第一反应竟是保存下来给他看。

    顾星朗听到这句话,目光已经打过来。阮雪音不敢接,只淡声道:“天长节那日,臣妾偷懒借了天时之便,并未真的为君上准备贺礼。昙花难见更难得,这永生之花,便送给君上,以弥补先前疏漏。”

    这话接得合情合理,完全可以掩盖其他意思。顾星朗难辨此刻心情,只好不痛不痒道:“很特别。朕收下了。不过这么费力的事情,以后少做,白白花精力。”

    阮雪音想起适才碧桃一通渲染,面上有些挂不住:“也,不是太费力,没有那么复杂。只是第一次尝试,拿不准结果,格外用心留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顾星朗似笑非笑看着她:“哦?所以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要说起来就太长了,工序太多,又有很多需注意的细节,哪个环节稍有不慎,便成不了。君上估计听几句就要头疼,还是不要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场间众人绷不住笑,碧桃更是没忍

章节目录

青川旧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念繁华一念灰只为原作者梁语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语澄并收藏青川旧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