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土被还原得与四周土壤浑然一体。bfshuwu.com

    这片区域显然鲜有人至,泥土相对疏松,所以无须怎样压实,乍看过去,已与先前无异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隆起来一些吗?也不用立牌子?这叫什么安葬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她不稀罕自己的名字。不稀罕上官这个姓。甚至到最后,可能连那个“姌”字都用得味同嚼蜡。

    孑然而来,孑然而去,想来她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顾淳风蹲回那片空地,从怀中拿出一个绛紫色香包,柔声道

    “这香气伴了你许多年,哪怕你如今已不稀罕,至少是熟悉的味道。这地方于你,到底陌生,就让它陪你过这最初几日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打开香包往掌心倾倒,出来的除了一些颜色各异的草叶碎末、研磨得极细的赭色粉末,还有个头稍大的一些黑色颗粒——

    像是,种子?

    她不太确定,低头向掌心轻嗅,当然无所获——

    所有粉末颗粒都散发着一模一样的气味,想来因为天长日久混在一处?但那香气确实特别,也馥郁,却不知这些香料是十八年前那些,还是这些年下来阿姌又换过。

    她轻轻摇头,不再多想,站起身来,将那一小撮香料撒向阿姌长眠那方土地。

    就到这里吧。她心里响起这句话,不知是自己说的,还是阿姌在对她说。又站在原地怔了好一会儿,终于觉得该做能做的都已做完,似乎妥贴,转身向纪齐道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纪齐有些不安,张了张嘴,终是什么也没说,朝着那块地鞠一躬,郑重道

    “告辞了阿姌姐姐。珍重。”

    马车一路向下,在空旷山间激起踢跶回响。顾淳风将厚重窗帘撩起来,冷风迅速灌入车内,但她不觉得冷,反倒对北国秋凉生出了许多喜欢。

    这么黑的夜,她从没见过,但星星亮得出奇,比她在霁都二十年来看过的任何一幕星空都要亮。

    “已经很晚了吗?”

    少女的声音自风中传来,纪齐回了头,却见车门帘依旧沉沉垂着。

    “寅时过半了。是否觉得特别黑?破晓前的一个时辰,总是最黑的。”

    淳风默默点头,然后一呆“已经寅时了?沈疾不是叫我们最晚丑时结束前得回去?”

    纪齐没法儿说先前情形他不忍催她,只沉沉答“半个时辰前已经联络过,他得回去复命,不能再等,知道我们入境顺利,想来回去也无碍,只嘱咐尽量快些,入了祁国境,自有暗卫在那边等。”

    淳风不再多言,但凭冷风将整个人吹得透彻。直至下了山,风势减弱,她渐渐有些乏,肚子也开始咕咕作响,才想起来这两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,于是掀帘问

    “这个时间,会有吃的吗?”

    行至平地,纪齐的注意力松懈掉大半,困意正缓缓袭来,闻言微怔“你饿了?”他强打精神,想了片刻“这个时间,食肆应该都没开,不知道客栈里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住店,进去问吃的,这样也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给钱就行。生意人有钱赚,管你住店还是吃饭。两贯铜钱换几个馒头,如此买卖,你看他做不做。”

    淳风思忖有理,忽又想起一事“你已经两夜没睡了,若找到合适的客栈,我吃东西,你可以小憩片刻。”

    纪齐右手握着缰绳,扬起左手摆一摆“无妨。要睡也等入了祁国境再

章节目录

青川旧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念繁华一念灰只为原作者梁语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语澄并收藏青川旧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