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顿午膳用得风平浪静又暗涌连连。bfshuwu.com饭后阮雪音二人想去探望纪齐,当面致谢,被相国夫人婉拒,盖因太医令张大人才来开了方子留了药,嘱咐多躺多休息——

    纪齐吃了粥,已是睡下了。

    二人遂又向相国夫人致歉再致谢,并请对方向纪相转达歉意。相国夫人眉间忧虑,倒是和善亲切,一一应了,又嘱咐竞庭歌多加养护伤口,女孩子不好留疤云云,全无责怪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相国夫人倒是个老好人样。”辗转又去看了那墙蓝紫铁线莲,两人出得相国府,竞庭歌忆及方才情形,语气怪异。

    “不好么?高门主母,历来如此,她还能开口骂你不成。”

    竞庭歌转头看一眼阮雪音,轻嗤半声,“我的意思是,这纪家人一个比一个好人脸。纪桓贤名在外,自是和气之人;昨夜见了纪平,也是举止言谈乃至于穿着仪范都合宜得不能再合宜;纪晚苓端秀有定,全无锋芒,我也算见识了;这偌大的相国府,怕就只那纪齐还有些真性情。”

    阮雪音没什么表情,淡淡道“你怎知人家和气合宜端秀得体,便不是真性情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是?”

    阮雪音不言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自出生起便接受某种强势而完整的教养逻辑,渐渐成长为绝对符合这套逻辑的样子,此逻辑或是符合其性情的,更多时候,并不符合。世家高门,尤其如此。”竞庭歌唇角微扬,“这道理还是你以前告诉我的。”

    阮雪音再次忘了是看了什么书又或听了什么故事而发出的这种感慨。有时候她甚至怀疑,那些振振有词的理论不过是自己对于世界的揣测。或者试探。

    全然主观的臆想。

    “你方才,又为何去挑淳月长公主居于相国府之事?”阮雪音不想在此时此地纠结哲学问题,径自转了话头。

    “因为不寻常啊。一桌吃饭,总归无话可聊,扯闲篇儿嘛。”

    阮雪音也不即刻反应,举目见自己出宫的车与竞庭歌的车都侯在府外。云玺等在车下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回去行么?”

    竞庭歌眼珠子骨碌一转,“不行。你送我回去。”又撇嘴道,“两日后我便要回苍梧了,你好容易出趟宫,急着回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自然不是因着难得相见多见一刻是一刻这种恶俗缘故。

    这丫头多半还有话没说完。

    阮雪音轻叹,吩咐云玺上车先往同溶馆;自己搀竞庭歌上了对方那辆。

    马蹄声踢跶踏破晌午沉郁的空气。

    来自她们这辆。

    也来自云玺那辆。

    却又不止。

    那踢跶之声缓而沉,逐渐靠近,似乎是相擦而过时趋于最响。

    便再次拉远了。

    再次拉远,旋即停止。

    竞庭歌挑了车帘去瞧,一辆青色马车泊在了相国府大门前,一位青袍长者缓步下了车。

    隔着有些距离,加之车辆行进,看不大清五官,但轮廓尚能辨——

    与纪平纪晚苓一个模子。

    应该说,前两者与他一个模子。

    而竞庭歌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为何觉得纪氏兄妹面善。她看过纪桓画像啊。

    仿佛是有一年例行下山置物,阮雪音从不知什么旧书摊上淘得,约莫为好事匠人之作,难辨真假。而老师向来禁止她们在这些无用之事上花心思,两个人看了,也不敢买,置完必需品又如常上山回了家。

    此刻看来,那画像竟该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纪桓吧。”

    阮雪音闻言,探了头透过被单手撩开的车帘一角向外看。距离变得更远,已经完全看不清脸,而对方转身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“应该吧。这般年纪,也没有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与他打过交道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没有。都没照过面。我人在后宫。”

    竞庭歌点头再摇头,“早知道便多看会儿铁线莲了。都进了相国府,却没见到相国大人,还是如此这般,差之毫厘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见的人太多了。”阮雪音也摇头,“方才没说完。你巴巴去挑淳月长公主居相国府之事,打的什么算盘,明眼人都瞧得出。当真是一刻也不消停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”竞庭歌一笑,“她是长公

章节目录

青川旧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念繁华一念灰只为原作者梁语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语澄并收藏青川旧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