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官妧似意外,微挑眉,“君上独宠珮夫人而忽略姐姐,实是可惜了。grshuwu.comhttps://在我看来,姐姐你聪慧大气,不输珮夫人,真要论母仪天下之姿,更该在珮姐姐之上。”这般说着,又去望夜幕下那只纸鸢,

    “故剑情深,南园遗爱。姐姐之所以不甚在意,或也是因为这个这只纸鸢,与先太子有关吗”

    纪晚苓杏眼中波光动了动。

    上官妧一意窥她反应,也便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姐姐还没有放下。”更觉意外,“那为何要入宫是君上”

    而纪晚苓忽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上官妧一怔,循对方视线仰头,方见纸鸢下极靠后一盏神灯竟燃了起来,火势迅速往上,以肉眼不及分辨之速度飞快引燃一整条线上的灯笼,而再蔓延,火光顿起,顷刻间连成一大片。

    纪晚苓已然抬步,疾走近乎小跑至蘅儿身边,一把夺过线轴,忙忙往回拉。

    哪里来得及

    火焰已是升腾至纸鸢之上,线收风筝始降,那团火却因风起舞,越来越大,越烧越旺。

    “小姐快松开吧,会烧到手的啊”蘅儿情急,顾不得称谓礼数,冲上前便要夺那线轴。

    却根本也不会烧到手。

    话音落时,引线断了。

    夜幕之下,大团张扬以至于妖冶的焰火如浮萍般在高空漂浮,纸与帛已尽数不可见,纷纷洒洒也许是骨架碎片又或是灰烬如雪花般降落,至烈而至黯,场面壮观,亦甚诡异。

    沈疾自火起便遣了人去跟。此时燃烧的纸鸢被风推着一路南去,竟遂人愿,眼看是要落入呼蓝湖如墨的深水。

    被烧断的引线另一头已经沉默跌落青草地。

    线轴还被纪晚苓握在手里。

    顾淳风、阮雪音和段惜润先后抵达当场。气氛难言,她们没有

章节目录

青川旧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念繁华一念灰只为原作者梁语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语澄并收藏青川旧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