宇文琤说过许多话。fmshuwu.comhttps://

    所谓史载,记录的不过其言其行,说了什么话,做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那本册子里也记录了许多话。有些与正史相呼应,但更多不见于正史。所谓野史。

    他说答案就在那本册子里。那么应该排除了与正史重复的部分。

    依然剩下很多话。

    都是日常话,此刻略忆一遍平平无奇。寂照阁这么了不得的地方,她实在想不出宇文琤能把日常说的什么话镌刻在墙上,设为谜面。

    “是他说过的话吗”

    知晓谜底的人就在这里,那便直截了当问。总归他判定难度到自己这里已经降低,她不介意再多要些提示。结果要紧,时间最贵。

    “自己想。”顾星朗答,事不关己。

    阮雪音冷眼观他神情细微处。

    恐怕是。

    然而确定了这一点,也并没有降低此题难度。说过的话,那得是多少句她清清楚楚记得那厚册上所有内容,全标记在识海里,终没法做到一字不差。

    真要是某句话。如何准确将它们一个字一个字从大堆水书里挑出来

    她再看一眼顾星朗。这人当初莫不是抱着册子进来一句句对照试的这么厚一册,每句话试一遍,两个时辰完工

    不可能。他也不会干这么蠢的事。

    又去看那满墙鬼画符。

    断断续续的句子,出自上百首诗词曲赋。按照一般排列组合规律,若不知机要而逐字逐句试,真可能要试一辈子。

    前面两道门或同此理,所以世人才说,历代祁君开寂照阁,是一生开一道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猜到了那句话。至少圈出了范围,试起来也容易。

    什么话呢

    不会是长篇大论。一不符合宇文琤作派,二不符合出题人心理

    一个精

章节目录

青川旧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念繁华一念灰只为原作者梁语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语澄并收藏青川旧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