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星朗在折雪殿寝殿内写字。dttxt.comhttps://

    书案就设在西侧五斗柜旁。说是为偶尔处理公务或写写画画,事实上,迄今为止他从未在此理过任何事。所有事情都始于挽澜殿而终于挽澜殿。

    至于写或画。他入了此间,心思就都在人身上,实在也没有任何写字作画的逸致。

    故而阮雪音回到寝殿见他居然埋首在案边,颇觉惊奇。

    “比我以为的要早。”顾星朗道,并不抬头。

    自己离开时沈疾仿佛在湖畔同淳风说话。阮雪音暗忖。所以今夜的事还没有报过来

    她考虑一瞬,开口道“瑜夫人的神灯燃了。那只旧筝也焚毁了。大家都有些失了兴致,好在已经放得够高,剪了灯便纷纷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他答。依然不抬头。

    阮雪音看他片刻,“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也是。以他作派,人不至,消息却灵通,怕是那筝刚燃不久便得了信,哪里需要等沈疾回来。

    “那只纸鸢困了她多年。毁了也好。”他终于搁笔抬头,“人总要向前看。”

    此一句过分自然。以至于熟稔。再至于亲昵。

    你也在等她放下朝前看么。阮雪音心道。放下旧人旧事,朝前看。到活着的人身边。

    顾星朗未觉得这句答有何不妥。他朝不远处茶桌努了努嘴,又眼巴巴看她,“口渴。”

    阮雪音顿了顿。终是什么也没说,转身去茶桌边斟了大半盏回来递给他。

    顾星朗埋头喝茶。

    场间寂静不太寻常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修过那只筝。”

    一忍再忍,恐怕已经忍了好几个月

    而终于没忍住问。

    顾星朗半口茶险些喷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事晚苓不会自己说。

    淳月也不会多这个嘴。

章节目录

青川旧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念繁华一念灰只为原作者梁语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语澄并收藏青川旧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