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雪音微微噘嘴:“因为不能白天读,一定要在星星出来以后。gqshuwu.com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是客观事实,但明显话中有话,且配上她撅起的嘴,非常像撒娇。

    顾星朗心里一酥,当然他不知道这种感觉叫酥,稳住了,端着多年练就的冷静道:“白天我不一定在,哪有嫔妃独自进御书房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阮雪音越想越恼,她讨厌浪费时间,也讨厌时间安排不合理,导致必须要做的事同一时间扎堆,“那君上便不要管我熬夜了。事情没做完,又不是我想熬。”

    “你完全可以同时进行。什么都备好了,和在月华台上哪有区别?”

    “我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习惯这种东西,习惯习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君上为何不能允我把书带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上次已经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很牵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理由,还牵强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理由,却是一个比一个牵强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说说,哪个牵强了?”

    涤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,此刻正和云玺一同跟在后面。好在离得远,他们没有听到这些话,否则一定会迎来今日震惊之最。

    因为全是废话。

    在普通人来说当然不能算废话,顶多叫扯闲篇儿。但顾星朗和阮雪音都不是会花时间扯闲篇儿的人。他们是张口就要家国天下论时局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阮雪音这样的清冷性子淡定脸,居然会噘嘴。云玺至今没见过,所以并不知道,这种表情已经在顾星朗面前出现过不止一次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不是普通的扯闲篇儿,从内容到语气,分明就有打情骂俏之嫌。

    而且是相当幼稚的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没人听到,自然没人震惊。一白一湖蓝两

章节目录

青川旧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念繁华一念灰只为原作者梁语澄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语澄并收藏青川旧史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