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达和余山比余武晚一步走到了沈昊林、沈茶和白萌的面前,等到余武站起身,两个人同时跪倒在地。jgxsw.com

    “三位大人的大恩,我们兄弟没齿难忘,愿做牛做马来报答。”

    余达的嗓子听上去也特别的哑,比起余武来说还是好点,起码能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府上既不缺牛,也不少马,用不着你们,你们还是好好做个人吧!”白萌朝着余家兄弟招招手,示意他们跟上自己的脚步,“只要我们问什么问题,你们如实回答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会的。”余达和自己的两个弟弟相互对望一眼,脸上露出同样的苦笑,都到了这个地步,他们已经没有了拒绝的资格。

    梅林、戴乙和影九跟在余家三兄弟身边,虽然知道这兄弟三人已经不具备攻击任何人的能力,但还是要小心点,万一因为伤心过度做出点什么过分的事情,他们赶不及阻止,可就麻烦了,尽管不会伤到国公爷、大将军和大统领,但他们的失职之责是跑不了的。

    余武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,心里很清楚他们在担心自己可能会对前面的三个人不利,他可以理解,换成是自己也会这样做的。不过,他现在这个处境,已经没有心情再跟任何人去抗争了,所有的希望、期盼都被他曾经要誓死孝忠的人给毁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看看已经彻底放亮的天空,轻轻的叹了口气,直到今天,他才发现,过去的二十多年,他的所谓优越,其实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他一直都认为自己和余家其他的兄弟是不一样的,因为他是跟家主一起长大的,他们从出生的那天开始就同吃同睡,一起跟先生开蒙,一起跟师父习武,一起闯祸被揍,一起分享好吃的东西,他曾经认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,直到他们两个一起离开这个世界,他们的关系都会像最开始的时候那样,比亲兄弟还要亲。

    在他的认知里面,他们两个从小到大都不会对对方隐瞒任何的事情,无论什么时候、无论在什么地方,都可以坦诚相对的。哪怕是余七那件事情,对方也曾经很诚恳的征求过自己的意见,很小心翼翼的告诉自己他的最终决定,很耐心的安抚着自己的情绪。那个时候,他是真正觉得自己的这份感情没有白付出,得到了回报,更坚定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都会跟对方站在一起的决心。

    余武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,脸上露出一抹苦笑,但这个人用残酷的行为、惨痛的事实告诉自己,这一切都是假象,都是自己的幻觉,他跟其他的人没有任何的区别,这么多年的感情、这么多年的付出一点都没有任何的作用,他在对方的心里,依然是可以随随便便舍弃的棋子。

    余武伸手摸摸脸上已经结痂的伤,再看看跟在自己身边的两个兄弟,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特别对不住自己的兄弟。之前他还责怪老大为什么不替小七求情,为什么没有兄弟爱,可他自己呢,虽然确实给小七求了几次情,但也没有反对那个人对小七进行责罚。那个人表面上答应自己从轻发落,可背过身去就对小七下了狠手,还把这盆污水栽赃给下面办事的人。

    想想过往的这些,余武更加痛恨自己

章节目录

嘉平关纪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一念繁华一念灰只为原作者浩烨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浩烨乐并收藏嘉平关纪事最新章节